.
贝儿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攻约梁山

第38节古人的智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房舍前,胖厨子和厨婶早等在那里了。

    一见赵岳黑了瘦了,胖厨婶哎哟了一声,满脸的难过。

    胖厨子则眼泪汪汪的,张嘴就想落泪说什么。赵岳先开口了,笑嘻嘻嚷嚷道:“叔、婶子,我想吃饺子,白菜肉的、虾仁三鲜的,羊肉香菜的.......想吃大包子,牛肉大包子,想吃灌汤小笼包,一口满嘴鲜汤舌头都能香掉的的那种,想吃香辣大虾,想吃松露,想吃.......太想吃了,这些日子可馋死我了......”

    象个小孩子一样嚷嚷吃的是赵岳知道,胖厨叔总是恨自己只会做饭菜又控制不住的长肉太痴胖不会骑马更打不了仗,不能随着在外行军打仗也能伺候好他赵岳吃喝好,总怪自己空有厨艺却照顾不好少爷.......这种赵庄老人对他的赤诚关爱心发自肺腑,并非是作秀讨好......胖厨子家一代代都是家中的厨子,厨艺精湛,更忠心耿耿,那真正是宁肯自己死也决不让他家人伤一根毛的忠仆,绝对的忠心可靠,和老管家小刘通家一样,早就等同是自家人无疑......

    赵岳很珍惜这种久经岁月考验出来的感情,这是人世间最美好的情义,对老赵庄人很尊重,从无架子,以往非不可原谅的大错从不高声一句,很有耐心,对老管家家、胖厨子家这样的生死与共了数代的忠仆家就更不用说了。

    果然,心宽体胖有点萌的胖厨子一听这个顿时收了眼泪,也忘了自怨自艾到嘴边了的话,一迭连声欢喜道:“有,都有。老奴知道少爷好哪一口呐,就怕少爷回来第一时间吃不上,早准备好了。就等着少爷回来呢。天天盼着.......”

    ......

    被小潘殷殷周到伺候着舒舒服服洗了个澡,洗去了数月征尘与不少疲乏......美味佳肴,一通猛吃,吃得这个舒坦呐,

    在胖厨子夫妇、小潘、小甜妞,还有......东平府原知府程千里的千金程小姐以及贴身丫环都很不自然却又忍不住好奇偷偷打量......穿梭般不断上菜夹菜嘘寒问暖伺候下,以赵岳这种钢铁般心性的人幸福得一时间也不禁想要落泪了。

    他不是不能吃苦的人,两世为人也不是没吃过大苦,

    但回想从泰山打擂到辽国到西夏.....这一路征杀,危险辛劳不算什么,可这军中的吃喝.......真不是他能忍受的。有肉有菜有奶......饭菜样数一样不缺也不行啊,军饭,尤其是在外行军打仗,那就讲究不得,有好吃的也没时间好做,这哪是好吃的赵岳能长期抗住的。活了两世也没遭过这种罪呀,前世他也是被老妈惯着,或是被女友指挥数位高级厨师精心照顾着的......

    赵岳的饭量......潘金莲等早已习以为常了,而那位短期在梁山而充任丫环的程小姐偷偷瞧瞧那一堆空菜盘子,惊愕中在心里不禁吐槽:......饭桶啊,这位海盗王子......猪啊,猪也就这么能吃了吧?!......幸亏沧赵家能赚钱,如今又是一国之主,否则还不得被他一个人就吃垮了一个兴盛家族?这要是换在一般人家,就算有些家底,怕是他爹娘再爱他也要天天哭了......

    想得有趣,程小姐和贴身丫环悄悄对了个眼神,不禁都掩着小嘴嘻嘻轻笑起来.......

    赵岳吃差不多了,也有心思搞别的了,听到笑声,突然扭头盯着那主仆二人笑问:“我这么能吃.......很好笑么?‘

    程小姐正和贴心的丫环自娱自乐笑得开心,骤然听到这个,再一瞅赵老二的炯炯目光,下意识就一哆嗦,慌忙就要下拜认错。她们以为自己会迎来暴雨雷霆.....不说惊恐不安吧也至少惊惧不安,谁知却迎来的是屋里的人的一齐大笑。

    赵岳乐呵呵道:”我,就是这么饭桶啊,打小就是啊......这可是我最自豪的特长......“

    胖厨婶乐哈哈看着程小姐主仆道:”你们是第一次看到俺们家少爷,这饭量上难免吃惊,这不奇怪.....哈哈......俺们少爷小时候的饭量把俺们庄主和夫人都吓着了呢......那时候哇,俺们夫人,那是天天盯着伺候控制着小少爷吃喝,生怕一个不注意吃坏了少爷.......现在呢是妖月小公主.......那小家伙更有意思.....哈哈哈哈.......“

    胖厨婶乐前仰后合的,拍着巴掌都说不下去了都。

    已吃过饭了,小肚子吃得现在仍然是圆滚滚的小甜妞一边嗄嗄乐着,一边趁大家不注意控制不住嘴的.....偷吃。

    胖厨子照例在这种情况下是不言语的,却情不自禁腆起了以往最烦恼痛恨的大肚皮,一边给赵岳续茶一边轻颤着一脸的肥肉,双下巴的脸上满是自得:是俺的厨艺好,伺候得精道,少爷才打小就吃得合口开心,才这么能吃.....看看俺们少爷体格多高壮雄健.....这里面至少有俺一半功劳......

    小潘则一边笑着照常给赵老二不断挪盘子,让赵老二伸筷子能吃得更近便些,一边瞥了一眼程小姐,微微撇撇嘴:大惊小怪的,少见多怪.......

    对这个突然出现在梁山,嗯,出现在赵老二身边也干起她这样的丫环活的知府小姐,小潘很是警惕......

    这个程小姐出身高贵,知书达理不说,还绣得好女红,尽管不比她小潘的手艺奇巧,可是还特别.....漂亮啊,劲敌.......

    赵岳是不会留意潘金莲这种敏感微妙的女人小心思的。

    但他说笑间也顺便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位程小姐,主要是好奇,看看能让董二愣子双枪将董平不惜杀其父也要抢了当老婆的女人到底有什么和别的女人不一样的突出......

    嗯,确实有突出,够漂亮,关键是肯定是个温婉又不乏聪慧的.......也难怪董二愣子会那么干.......

    想起董二愣子就自然想起董二愣子的好基友,另一同样极骄傲自负的宋军大将——没羽箭张清......赵岳的嘴角不禁抽了抽.......

    再看这位程小姐,赵岳就更乐了,而且微微有些感慨。

    谁能知道那位蔡京的门徒程知府,一个自负才华的傲慢儒腐,又不是个好官的北宋末太多的这类士大夫,居然也是个.......妙人,嗯,地痞泼皮一样........很机灵,颇有有点能拿得起也能放得下的架式,更有擅抱蔡京的大腿也能审时度势及时转换阵营转抱他的大腿的敏锐眼光或者特长能力......

    当初闺女一被绑架了就立即明步地向梁山上贡,并没有自负是东平府位高权重的首长就狂妄动用本府军队打梁山或上报朝廷来施压威逼梁山.......也不知是不是真疼爱闺女,真舍得,把当官费心捞钱多年才积累的家底怕是搬空了,不求赎回闺女,只求闺女在梁山住的安全自在,后,朝廷迫于形势不得不做出让步,把梁山敌视的周围官府的官吏队伍和军队全调远了,最近的也在青州维州面临二龙山强盗的严重威胁,最远的,全充任了河北西路边关的官府成员与边军......其他人在朝廷的严厉高压下无论心中多不愿意多恼恨朝廷也都老实服从调转,只这位东平府程知府乖觉,居然能果断舍弃好不容易才熬到的高级官位,抛下了官场的一切,卷着掌控的东平府的财富,带着几个忠心的仆从护卫径直跑梁山这求投靠和避祸.......

    这老家伙可不知沧赵家族的真实身份,不可能知道抛弃朝廷投靠梁山才是以后的活路唯一的长远出路。

    仅仅是因为自家闺女被绑到了梁山,和梁山有这么一点点联系,程千里就这么敢赌了全部身家性命......也是个人才啊。

    他难道就不怕这么上梁山却被梁山不屑地直接砍了脑袋?

    他应该很清楚自己不是个好官,也是个沧赵家族厌恶的狗官,尤其还是大哥赵公廉在奏折中点名批判的臭名昭著蔡京的门生,他当时怎么就敢这么赌了?

    难道自信有钱能使鬼推磨,觉得认罪态度正确而及时又是卷了东平府的财富上山就能换得平安收留?

    还是他觉得自家闺女天姿国色能颠倒众生,能迷住他赵老二,嗯,可以当便宜老丈人,上梁山怎么也不会倒霉.......

    赵岳是猜不透这种儒教老文人到底是怎么想的。但也不得不感叹:尤其是在这糟糕世道,能混出个人样的人士大夫,确实是没一个简单的。

    北宋末的士大夫们富民强国不行,就没那个心,抵抗外敌更是百分之百的渣,但论精明与算计,却确实让人吃惊.....

    古人的这种处世智慧不可小瞧。不是穿越而来的后世人自负多了千年的见识就能自负可轻松对付的。

    说起来,这种人生智慧,混官场也好,混社会也罢,后世也并不比古时先进多少,后世在这方面的那些东西其实是继承了古人的智慧成果,换汤没换药,没玩出什么创新的新花样,本质还是那些东西。古人不玩科技,没额外的知识压力精力时间消耗,把一生全部的力量都投入在研究怎么当官怎么混社会捞生活上,专而勤,漫长积累,怕是比后世人更高明.......

    象程千里这样的货色,按海盗帝国的标准,那指定是弄去开矿当苦力熬死算完的料,赵岳最厌恶这种嘴上说成花却行为全相反的腐烂虚伪无耻儒教士大夫,但这次,对这个程千里,赵岳没照例简单粗暴处置。

    程千里来梁山主动上交了全部家当,带上山的几个护卫也被弄走了,身边只剩下个老仆一家,由知府变成几乎一贫如洗,见到了闺女,看到了闺女在梁山活得很好很自由快活,可以放心了,但也没沾到极漂亮出众闺女的光,被冷漠处理,在安排的梁山本山以外的实用却确实简陋的一处山居中窝着,和在那生活和劳作的聋哑人混在一起,却没抱怨,没任何官老爷举动,很老实,甚至还积极主动干些他以前指定决不会看一眼更不会动一指头的所谓肮脏下贱的活,喂牲畜,捕鱼,割草......也不嫌弃脏累下贱了,这种读书人的坚韧耐性和老官僚的精明务实适应性让赵岳不禁对古代士大夫多了层认识。

    能成为时代的统治者佼佼者,果然都不是白给的,一代代古人精英自有其过人处。

    那时,赵岳不在梁山,程千里沾不了成了赵岳侍女的漂亮闺女的光,或许那时期他清明算计着在静静蜇伏着眼巴巴耐心等待.......才能那样表现,现在,赵岳回山了,却仍然不理不睬他,倒要看看这个腐朽老官僚会怎么表现.......

    就算程千里熬不住了,看不到希望了,露出了不堪,只要不过分,不妨碍梁山大局,赵岳也没打算依例惩罚。

    这当然是看在心性善良又无辜的程小姐份上。

    赵岳可干不出来董二愣子那种杀其父而用其女这种事。

    当然,这种道德约束只限于对部分人群,至少对异族就绝没这个忌讳,该除掉的坚决除掉,该惩罚的坚决惩罚......容不得教条人性道德妇人之仁,否则就会给新帝国大业形成无数隐患危险......

    所以,往日的知府大人程千里注定在以后的日子里继续当自食其力的梁山普通一员。

    他闺女即使在胆战心惊绑上梁山后慢慢看明白了梁山并不可怕,名声复杂善恶难断的赵老二,根据从胖厨子等她每天接触的人判断也并不可怕,即使胖厨子等人都是平常百姓,都是笑口常开的大好人,对她很好,没什么异常的,被绑来的日子没什么可怕的,相反还可能有更精彩的幸运与美好生活在等着她,她却也没自恃高贵漂亮出身又成了赵老二身边人的特殊,向几乎天天可见并且多次亲切关怀过她的军师何玄通提出善待其父.......她只是放下了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往日千金身份和习惯,一边勤快学着干活,一边瞅空跑去看看父亲......

    她没有母亲,也没有小娘。她爹并没有象惯常的士大夫那样续弦。

    据报:程小姐看到父亲虽然不再有往日的奢华尊贵生活,但有吃有喝,生活并不困窘,反倒多了份当官不可能有的逍遥轻松自在,也就放心了。而程千里在这种境况下也能格外重视亲情并关爱闺女,并没有询问或鼓动闺女如何诱惑赵老二......只是叮嘱环境不同了要注意身体.......不再是以往身在官场的那种一切以利害为先的连闺女也照样盘算利用......

    亲情,或许只有在平凡中才能更显出真实而温暖珍贵。

    也或许是程千里老谋深算,一切在伪装,一切其实是在心里悄悄盘算着如何更好地控制利用闺女改变处境......

    不过,这对赵岳就无关紧要了。

    赵岳对这位聪慧温婉善良却本该有时代不幸的程小姐没有打算,与对待潘金莲一样,一切顺其自然.......过些日子都会送到帝国那边开始新生活。梁山要准备蓄军力打仗了。

    此前利用移民狂潮的混乱期,梁山上的与战争无关的家属基本已经都回帝国那边了。包括欧鹏怀孕的老婆。

    欧鹏、马麟,这对黄门山铁杆老兄弟,以及边将出身的梁山骑将张彪、王用此时已不在梁山,到了宋国别处另有重要任务......翻江蟒马元、寒渊蟒来永儿接管了梁山水军,和水军老部将刁桂、刁椿兄弟等负责梁山水域.......

    吃饱喝足了的赵岳,去了口腹需求,疲惫困倦立马就潮水般上涌,立即回房睡觉去了。

    这一睡就是一天半加一夜,再睁眼时已是回山后的第三天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