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贝儿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的是负二代

第七十二章 顺水推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刘力行的脸一下子就白了。

    公司的账就是笔糊涂账,这个也伸手、那个也伸手,上面的伸手、下面的也敢伸手,他自己当然也没少伸过手,如果真要有人铁了心要查账,去蹲监狱那都是轻的,搞不好被灭口都是有可能的。

    不过,就凭眼前这个小屁孩儿吗?

    律师行的马元驹可能不清楚这小子的情况,刘力行哪里会不清楚?www.16xz.com 一流小站首发

    一个刚上高三的高中生而已,说他是纨绔子弟都是抬举他了,小地方出来的乡镇企业小老板的儿子而已,也不知道是港片儿看多了、还是谁给他出的这种馊主意,以为恐吓就能有效果?

    开什么玩笑呢!

    自己好歹也是管理过车间、走过南闯过北的社会人,让一个小屁孩儿就给吓尿了,还混不混了?

    一念至此刘力行也就不慌了、甚至还有点想要发笑,摞在桌上的现金要是真的有三百万之巨,这一家人早干嘛去了?非要等被关在看守所里一个月了才急急忙忙的跑过来说愿意给钱了,小路昨天还打电话过来说服装厂停工了,当地区政府的扶持资金也不会再给了,可这边突然就莫名其妙的就有了这么多的现金,真以为自己是傻的啊?

    最初的慌乱,之后的恐惧,然后便是狐疑、最后便只剩下讥诮,郑光威揣摩着对方的心理变化、大致能猜到一些可能,随手拿起桌上的一捆现金、在手里惦了惦就又放了回去,然后才抬起头接着说了下去。“当然,也许您刘总琢磨着自己好歹也是为了某些人立下了汗马功劳、总有人会愿意出面保一保的,但问题是我到底能拿出多少钱、您可能真的是不清楚。我呢你不打算告诉你,不过简单的说、我三五天之内就能找来个外商去跟市里面谈针织厂整体收购的事儿,审计啊、经济犯罪啊、贪污什么的全都会爆出来的,到时候您的后台、您的朋友、您的老领导们都属于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的类型了,那么像您这样的小卒子,是保呢、还是扔出来当替死鬼啊?”

    郑光威的笑容阳光且灿烂、似乎还带着一丝腼腆,可落在刘力行的眼里却无异于恶魔的诡笑,残忍、无情,还有着不加掩饰的奚落和嘲讽!

    避出来的马元驹在走廊里抽了两根烟,见委托人开了门冲自己招手、可就赶紧走进了包房,看清楚桌上摞着的那一捆捆现金、可就一下子被惊着了,这么多钱堆在一起,除非是在银行里,否则马元驹是真的没见到过的。

    “马所长,您是看着我空着手进了银行、拖着这个拉杆箱从银行里出来的吧?前后有十分钟吗?”

    虽然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马元驹意识到双方的谈判可能出了问题,略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

    “刘总啊,您觉得我是该有多蠢、才会从银行里面取这么多的假钞出来?三百万啊,要是被逮住了、把牢底儿坐穿都算是命大,一般来说该吃花生米的,马所长,对吧?”

    马元驹没吭声,但心里面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

    而刘力行的心情却相当的复杂,因为他最后的一线希望也破灭了,前段时间他想到过会面临着各种问题、当然也考虑过若是因为自己而把大民服装厂的老板送进监狱会与人结仇,只是小路在电话里赌咒发誓的说这家人不可能翻身、更不可能来找自己的麻烦,所以他才会顺水推舟的应了下来的,但若是为了那几万块钱的好处就断送了前程,他不觉得自己有那么蠢,深吸了口气便道。“你之前说的能算数?”

    “当然算数啊!要不然我妈怎么会不过来呢?还不是因为有些事儿我知道该怎么做,也知道该如何掌握分寸,能用钱解决的事儿、本身就不算是什么大事儿,您说,对吧?”

    郑光威的笑容阳光且灿烂,落在刘力行的眼里是胜利之后的得意和炫耀,而落在马元驹的眼里则是阴谋诡计得逞的明证!

    被戏弄的愤怒、倒还不至于马元驹当场失态,黑着脸把郑光威给拽出了包房。“你搞什么?”

    “刘总觉得那一捆捆的现金是假钞,所以我才把您喊进来说出真相……”

    马元驹怒了,这哪里还是阴险和狡诈啊,这分明是要拉自己下水,等上菜的服务员走远了才压低了声音怒道。“什么真相?哪来的真相?你一个人进的银行、我又没陪你进去,我怎么知道那些钱是不是真的?”

    “马所长,我一辆车都好几十万了、至于用假钞这种弱智的手段?您放心吧,我脑子进水了才会来招惹一个老律师,而且还是从法院里出来开律师行的律师,对吧?”

    马元驹可不觉得自己紧张过了头了,越发严肃的说。“小郑,我郑重的提醒你,不要玩花样儿!否则出了事儿、你绝对没办法收场的!”

    “放心吧,我就是希望您能做个见证人,因为到底是谁在搞名堂、刘总马上就该说出来了……”

    马元驹被气乐了。“你当我傻啊?我告诉你,你跟刘力行之间谈了什么、做了什么交易,我一概不知、也不想知道,你别想把我给绕进去,做梦!”

    郑光威叹了口气,到底是干律师的,稍微有点不对劲儿就反应过来了,本还想拽着他一起进去听刘力行怎么说呢,看样子是没指望了,敬了根烟也就转身进了包房,见刘力行盯着那摞在桌上的现金在发怔,端着茶杯来到了他的面前坐了下来。“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详细点。”

    刘力行舔了舔发干的嘴唇,点起了一根烟便道。“第一次他是带着服装厂办公室主任过来的,也不知道怎么就打听到我住的地方、晚上八点多一个人拎着香酒上了门,我把他给撵走了,第二天他又来、第三天还来,我嫌烦就在家属院外面的公交站台跟他聊了两句,那次谈的就是银行提前抽贷的事儿,他说服装厂没想要搞什么票据诈骗、你爸也是正经的企业家什么的……”

    “那后来?”

    “后来?大概是到了月底的时候他一个人过来的,都没去公司、我本不想搭理的,但他从门缝里塞了个红包进来,五千块钱,后来他请我吃了顿饭,说只要我这边一口咬定必须追究刑责,那事成之后他就再给我五万,我琢磨着反正要是那两张商业承兑汇票不能兑现、就算是我肯放过你爸,我们针织厂也是不可能同意的、经侦那边也不可能主动销案的,所以就顺水推舟的应了下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