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贝儿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诡秘世界之旅

352、大权在握的木鱼(六握千一百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谈陌念了一晚上的经。

    因为床太小,睡不下,把小郡主哄睡着后,他就让王妃的侍女桃夭躺在小郡主身边,他则听着外头的风雪声,一边念经,一边思考一个问题。

    第三魔灵的那一门将未来敌唤来的神通,所唤来的,都是真实存在的大敌。

    那么也就是说,他很快就会撞上那只影子猪了。

    影子猪的修为神通如此可怕,谈陌完全不是其对手。遇上影子猪,基本就是死路一条,尸骨无存。

    唯一的办法,便是去找殁帮忙。

    但是这种事可不是去问个低级遁法神通下落的小事,而是生死攸关的大事,谈陌很担忧,在殁知道了后,可能会选择放弃他,直接将他带去见影子猪。

    因为谈陌在怀疑,影子猪就是大黑天的殁之一……

    而且影子猪那日的那番话,可是让谈陌心有余悸,按照他猜测的莫测境有五个阶段,那只影子猪恐怕是踏入了第三个阶段。

    这可是比一般的仙佛还要强大的修为啊!

    想了一晚上,谈陌勉强是想到了一个对策。

    翌日一大早,心事重重的谈陌就走向了门口,准备出去,不过他的动静惊醒了桃夭。

    “小师父可要出去?”桃夭压低嗓音问道。

    “郡主还在休息,劳烦桃夭姑娘再陪一会儿,小僧有事去办,很快回来。”谈陌双手合十,轻声说道。

    桃夭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她怕吵到小郡主。

    谈陌便轻声轻脚的走出去,又将门关上,然后找人问了问当日在莲花寺内侍女对他说过的那位管事,毕竟他答应了胖头鱼那厮,况且这又只是举手之劳的小事。

    不过一问,谈陌却得知这位管事前些日子被滕王给砍了脑袋。

    谈陌不禁好奇,便问道:“能否给小僧说说,这会是怎么一回事?”

    八卦嘛,谁都喜欢听。

    被谈陌询问的是一名侍女,她不想回答,因为这种事传出去她会挨打的,可是转念想到谈陌是小郡主身边的大红人,而滕王可是只有小郡主这么一个女儿,于是就咬了咬牙,小声说道:“小师父,那位管事,和滕王身边的一名丫鬟私通……”

    谈陌:“……”

    滕王身边的丫鬟,谈陌是见过几次的,一个比一个漂亮,也不知道王妃是怎么能容忍的?

    而像通常这样漂亮的丫鬟,无一例外,时不时的就会客串一下通房丫鬟的工作。

    这就是说……

    王府不愧是祖传的祖母绿吗?

    谈陌面无表情的在心中吐槽,然后跟这侍女打听了一下现在谁负责管这滕王镇卖猪肉这件事后,找到了新上任的管事。

    这位管事姓方,是之前那位管事和丫鬟私通的举报者,滕王为了奖励他,让他取代了原来管事的职位。

    这一操作,谈陌在听完侍女当时的讲述后,又是忍不住在心底一阵吐槽。

    正常人不都是将这方面的知情者,一律都给杀了吗?而那个和管事私通的丫鬟则给一笔钱,然后赶出王府吗?

    毕竟作为贴身丫鬟却被赶出府,这已经是一件非常严重的惩罚。

    因为意味着这丫鬟犯过事,主家仁慈,才放过你。而通常这样的人,是没有人敢再用的。

    这丫鬟离开王府后,还得面临附近街坊的指指点点。

    那种滋味,在这个世道,能把一个女人家给逼疯!甚至一死了之也是常见。

    这样一来,滕王被绿的事情也就不会被人知道了。

    可现在……

    滕王果然非常人啊!

    谈陌在心中感慨万分。

    滕王居然还明目张胆的奖励举报这件事的人!

    看似赏罚分明,但是这后果……

    这件事就连王府内的杂役都知道了,滕王的脸丢得不是一般的大。

    谈陌也不知道滕王到底是怎么样一个脑回路,才能做出如此令人感慨不已的决定来。

    见到了谈陌,这位新上任的方管事本是笑脸相迎,但在发现谈陌挂在腰间那块腰牌后,脸上的神情却有些微妙,但很快就勉强露出笑容,把谈陌给迎了进去。

    “此地简陋,小师父若是有事,只管差人来吩咐一声就是。”

    “见过方管事,小僧有事麻烦方管事。”谈陌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自己腰间的腰牌,然后将胖头鱼的事情和这位方管事说了。

    至于葛家两兄弟的事情,跟着王妃留在罗湾镇上的那些护卫中,来了王府,那些护卫会帮他们安排好的,倒是不用他为此多操心。

    方管事听完后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连连点头,说道:“小师父放心便是,这是小事而已,等小师父的那位师弟家人一到,小的会安排妥当的。”

    “多谢管事。”谈陌道了一声谢,然后见这位方管事不想多话,而且明显似乎因为那块腰牌,对他有些意见,他便立即离开。

    却没有回去厢房,而是走出了王府。

    下了一夜的雪,尽管早早地停了,但雪势大,不长的时间,就落了很厚的一层。人踩上去,能一下子没过人的膝盖。

    王府外的街面上,有人在铲雪,倒是勉强清理出了一条给人通行的路。

    谈陌望着这白茫茫一片,不出一声,倒是有附近巡视的士兵见到了谈陌,便赶紧过来,等他们看到谈陌腰间的腰牌后,立即行礼。

    那带队的什长语气恭敬的问道:“小师父,有何事可要吩咐我等?我等粗人一个,跑跑腿还是可以的。”

    这位什长满脸的讨好之色。

    这让谈陌不由再次看了一眼自己腰间的那块腰牌。

    这是王妃送的那块。

    于是谈陌想了想,就问他们可知道附近有哪些出过远门,或者见多识广的老人。

    “我兄弟读过几年书,最近正好在弄管户籍统计,小师父请稍等,我这就去给你问问。”

    “多谢!”谈陌诚恳道谢。

    没一会儿,那位什长就带了几个出过远门的人过来。

    谈陌便向他们打听附近哪里的镇子,会有青石砖铺成的街道,而两边的店铺有时候会门窗紧闭,挂着一些红色灯笼。

    这是那时候在神通领域中所见到的场景。

    神通中如此展示,那么现实中也是如此。

    因为谈陌最近都不怎么会出远门,那么这也就意味着他如果撞上影子猪,那么多半是在坤灵府,也就是在宁嘉县附近的地域里了!

    一想到那头影子猪距离自己那么近,谈陌就忍不住冷汗直冒。

    不过让谈陌遗憾的是,没人知道。

    于是他便按那位什长指的路,去找滕王镇上一些老人问事。

    为了知道消息容易一些,谈陌特意带了一些东西去拜访。

    都是一些米面油盐,家家户户都用得到的东西。

    带着东西上门,谈陌想要打听,确实容易多了,那些老人一个个都拼命想事情,有一个倒是说有印象,还说出了那儿有一家客栈来着,但是这老人年纪太大了,还有些痴傻,除此外全都记不起来了。

    那老人的长子随即告诉谈陌,说他爹当年受了很大的刺激,回来后就发了高烧,还说什么“客栈、猪”一类的胡话,勉强捡回一条命后,就是现在这幅样子了,到现在快有十年了。

    这算是谈陌收获的最大的一个消息。

    虽然还是没什么有用的线索,但谈陌已经发现了,王妃给他的这块腰牌,真不是一般的好用!

    不光是王府的管事会听令,便是附近的护卫士兵,也会听令。

    见到他后,无不恭恭敬敬行礼。

    尤其那些士兵,那副姿态,让谈陌都忍不住怀疑,他要是说起兵去攻打附近的一路反王,这些士兵都会听命行事。

    权力之大,令谈陌不禁有些咋舌。

    这块腰牌所表现出来的影响力,已经只在滕王和王妃之下了……

    不过相较于此,谈陌更在意的,还是通过这块腰牌,可以看出王妃的权力,似乎远在滕王之上。

    尤其是在兵权上!

    那些士兵,完全就是只听命于王妃!

    毕竟,这只是王妃给的腰牌啊!滕王怎么可能会这般放权?所以想来想去,只有这么一个可能。

    醒悟到这一点,谈陌就一下子改变对之前丫鬟管事私通那件事的看法。

    滕王是个狠人啊!

    “滕王这是在……培养能为他所用之人啊!为此连所谓的面子都不要了。”

    那位方管事的所作所为被王府内外都知道,虽然明面上都不会说什么,但所有人都知道,那位方管事是滕王的人。

    这也就意味着,那位方管事还想要有现在的地位,就只能听从于滕王!

    难怪当时方管事看到谈陌腰间的腰牌,会有那般反应了!

    “王妃和滕王之间,恐怕早就出现了隔阂了吧?”谈陌不禁想到,滕王这次连面子都不要,这就说明,滕王的里子已经被掏空了。

    “这么说来,我来王府这件事,大师兄……”

    谈陌木着脸,不禁想到——怎么他身边全是“老阴比”?

    他师兄莲花僧要是不知道这件事,他脑袋都可以拧下来当球踢!

    “那么或许我可以暗中加把火,让王妃和滕王彻底分道扬镳。”

    谈陌眼中露出一抹微妙之色,毕竟相较于他喊滕王一声岳父,他无疑是更愿意喊他师兄莲花僧一声岳父。

    至于王妃为什么要这么做,谈陌不想知道。

    反正相较于滕王大权在握,无疑是王妃大权在握的情况下,他的日子会过得舒坦一些。

    而这时,一名士兵跑过来抱拳一礼,说道:“小师父,有人相见小师父一面,他们说是小师父你的故交好友。”

    谈陌闻言,差点脱口而出一句“小僧才十一岁,哪来的故交好友”?

    不过反应过来,很有可能知行他们,就双手合十道:“劳烦带路。”

    “小师父客气了。”这士兵无比恭敬,然后立马领着谈陌前去。

    到了地方,才发现十几个士兵围着几个人,他定睛一看,顿时心中有些错愕,然后心中冷哼一声!

    居然还敢出现在他面前!

    他那一阵子,火儿说他身上出现浓烈的香火气味,可是跟这几个人脱不开关系。

    毕竟当初那几人,可是莫名其妙的请他吃饭。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若是这些开口表明他们想找小郡主,然后和当日那位武道宗师一般,来投靠小郡主身后的灵幻界家族,那么还好说,可是这些人那副姿态,分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当日想不明白,但是事后一想,谈陌立马就清楚,这几个鼠辈,分明是在打他的主意!

    谈陌面无表情,心中则在咬牙切齿。

    这几个人,分明是谈陌在白县遇到的圆缺大师、田道长,以及十方观的观主崔文贺。

    谈陌看了他们一眼,然后双手合十,口宣佛号,说道:“几位怎么来宁嘉县了?咦?还有另外两位道友呢?怎么不见他们?没和三位道友一块儿来吗?”

    谈陌说的是另外两名世家子弟,林晨和楚玉飞。

    “恭喜小师父踏入三才境!”这几人是专程来找谈陌的,不过他们一靠近谈陌,就感受到了谈陌身上那独特的灵力波动。

    这是无法掩饰的三才境灵力波动!

    会蕴含一些修行之法的特性。

    这番话是十方观的观主崔文贺说的,崔文贺一说完,田道长和圆缺大师这才反应过来,然后连忙跟谈陌道贺。

    嘴上说着恭贺的话,他们眼里却满是苦闷之色。

    这一转眼也才一两个月的功夫,当日还只是六御上境的小和尚,转头就踏入了三才境,若是他们三个不嫉恨,那是不可能的!

    毕竟他们修行这一辈子,也还没摸到三才境的边。

    而谈陌的年纪又是如此小!

    不过他们又想到了这一次那位交给他们的任务,便纷纷打起精神来,并且心中冷笑不已。

    不管谈陌的表现有多么惊艳,一旦入了那个妖鬼的眼中,那么就算是完了!

    这么说来,他们当日的祸水东引计划确实成功了!

    这几人那日遭遇了那个妖鬼后,没办法从那个诡异环境中逃出来,最终在林晨和楚玉飞变成猪被他们吃了后,他们三个放弃了所有的尊严,求那个妖鬼放他们一马。

    他们也只是尝试一下,抱着侥幸心理,不成想……那个妖鬼真的放过了他们,然后让他们给它打探坤灵府的情况。

    他们是前几日就到的滕王镇,而在昨天夜里,那个妖鬼突然入梦,让他们找一个小和尚。

    那个妖鬼不知道那个小和尚的名字,但在形容了一番那个小和尚后,他们立即认出来,这个小和尚是谈陌!

    那个小郡主身边的大红人。

    一个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和尚的妖僧。

    这是他们对谈陌的印象。

    毕竟谈陌老是替小郡主出主意,而小郡主一直以来,都是对谈陌言听计从的样子,这让他们完全没办法不这样想。

    恭喜完了,田道长就飙起了演技,他一脸沉痛,好似痛苦万分的说道:“贫道和林晨、楚玉飞两个小兄弟一见如故,却不曾想他们遇到了意外,被什么妖鬼给害了,贫道这才邀上圆缺大师和崔道长,一并来寻找那个害了两个小兄弟的妖鬼,好为他们报仇雪恨!”

    “林道兄和楚道兄死了?”谈陌面无表情,内心却有些诧异。

    那两人,怎么会遭遇妖鬼死了?

    虽说有这个可能,毕竟大黑天的妖鬼和人之间,完全是一种“人神混居”的状态,妖鬼随处可见。

    但是……

    这三个人怎么会给林晨和楚玉飞报仇?

    他们关系有什么好吗?

    想要镇杀一个妖鬼,那可是非常吃力不讨好的,哪怕只是一个蛇级妖鬼,如果可以不动手,谈陌也不想动手。

    因为不是实力弱不弱的问题,而是妖鬼这种东西,真的很难镇杀。

    除非是它们的同类出手。

    如虎级妖鬼的一道诅咒,可以轻易将一个蛇级妖鬼给灭了。

    前一阵子谈陌用画皮化作他人,和那些妖鬼交流时,还意外得知,有些妖鬼还干着“杀手”的勾当,如果能满足它们各种匪夷所思且难以办到的要求,它们可以出手,帮满足它们要求的人,杀掉任何一个比它们实力低的妖鬼。

    这些一类杀手妖鬼,能到处跑的,还有到处入人梦中,“发传单”和“打小广告”的。

    当然,它们挑选入梦的目标,都是有一定几率,满足它们那些要求的。

    “怎么?难道小师父不信?贫道在这方面,又何必欺瞒小师父?况且贫道也不敢欺瞒小师父!”听到谈陌这么说,田道长装出一副苦笑的样子,说完还自顾自的唉声叹气起来。

    田道长说完,圆缺大师和崔文贺就纷纷接上了话。

    “田道长一直都是这般仗义,贫僧受田道长感化,才会拉上崔道长一起上路。”圆缺大师说道。

    崔文贺则道:“田道长和圆缺大师所言甚是。”

    谈陌听着他们这一副现场飙演技,连事先预演都没有的样子,却是想翻白眼。

    他之前还不确定吗,但现在可以确定了。

    林晨和楚玉飞的死,大有蹊跷!

    不过这也与他无关,这会儿的谈陌,满脑子都只有一个念头!

    他要和这三个人,好好算算,当初他们算计他之仇!

    那一股子只有火儿才能闻到的类似香火味,虽然没给他带来实质上的麻烦,但是总让谈陌心里头隐隐感到不安。

    这种类似心血来潮的预警,谈陌可不敢有半点的大意。

    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在他踏入三才境,肉身产生宝香后,那一股火儿能闻到的类似香火味道就没了。

    “那么三位道兄来找小僧,有什么事吗?是让小僧帮三位寻找吗?这个小僧却是无能为力,小僧眼下入了滕王府,却是不好擅自离开滕王镇。”谈陌木着脸,故作为难的说道。

    “当然不是来找小师父帮忙的,贫道是有自知之明之人,不会提出如此无理要求。帮林晨和楚玉飞两位小兄弟报仇,是我们的私事,和小师父没有半点关系。贫道这次听到小师父在滕王镇,却是想来和小师父见上一面,请小师父吃一顿饭。”田道长说道。

    他这番话很有问题。

    漏洞不少。

    但谈陌装作一副没听出来的样子,不过他也没有立即表态,而是用成功率试了一下。

    此去鸿门宴一筷子不动,安然返回的成功率+100%。

    谈陌心中这下彻底放心下来。

    他的成功率少于100%都是坑,但是一达到100%,那么就万万不会出错了。

    谈陌正要开口,不过这时,因为他心中还有一个更为强烈想知道的念头,这时候他视野中的图案却是再次一闪。

    鸿门宴赴约+饭前直接动手+挑明真相,逼退影子猪成功率+100%。

    谈陌一愣,旋即心中涌出狂喜之意。

    这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他还在费力的打听影子猪所在地域的消息,不成想转头就遇到了解决之法。

    不过他直接动手是什么意思?还有挑明什么真相?

    谈陌不由暗自沉吟,这挑明什么真相他不知道,或者说一时之间没想起来。不过这直接动手,是不是意味着有什么地方被他给忽略了?

    成功率的这番提示,毫无疑问表明了一点,圆缺大师这三个人,和那头影子猪有很大的关系。

    那么成功率让他直接动手,是说明影子猪的实力,没他想象中那么强?

    还是说,这附近有什么能令影子猪忌惮的东西?

    “还请三位道兄带路。”于是,谈陌双手合十,如此说道。

    田道长闻言,不由心中大喜。

    演了这么久,总算是听到这番话了。

    那个妖鬼说了,只要他们找到那个小和尚,带着那个小和尚去吃一顿特殊的饭,那么就可以还他们三个人自由,并且处理掉他们身体中的那一具尸体。

    这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

    他们之前费尽心力,可不就是为了解决身上的麻烦?

    “请!请!”仿佛看见了自由,这三人连声说道。

    谈陌微微点头,跟着他们三人来到了一座酒楼。

    酒楼是新开的,一切桌椅都很崭新。

    空荡荡的,也没什么人。

    莫说食客,连个店小二掌柜的都没有。

    这让谈陌有些奇怪,不禁想到——现在也算饭前吧?

    于是他动手了。

    先来一发酒剑仙禁压压惊,漫天剑咒犹如瓢泼大雨,将没能反应过来的田道长三人,瞬间化作了三具千疮百孔的尸体。

    然后,这一座酒楼内的场景瞬间就发生了变化。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