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贝儿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聊斋假太子

第五十八章 清理门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二龙山,玄真观山路。

    道士一身筋骨折断,被苏阳挂在山壁上,双眼不合,死不瞑目。

    这死状若是让郭小四来写,那就是:风吹起他黑色的长发和青色的道褂,蹁跹如同一朵盛开的青莲……

    只不过这青莲长的不太好看。

    文成武德,仁义英明教主宝训第三条,对敌须狠,斩草除根,男女老幼,不留一人。

    苏阳自觉做不出男女老幼,不留一人的狠辣事,但是这斩草除根之事办的是干净利落,用木娃娃拘束了道士魂魄,便是这玄真观中的道士能有招魂之术,也无法让死人还魂,说出究竟是谁所杀。

    这七星戳脉指,指不定能够让玄真观有些内乱,短时间内也怀疑不到外人身上。

    苏阳怀中抱着婴儿,看着他眼眸明亮,一片纯真,这世间的脏事本来与他无干,但是前人有过,后人承负,这是道经中的道理,也是社会现象的一个归纳总结,摊上玄真观道士这个父亲,地宫中圈养女眷的母亲,对他的人生影响极为恶劣,在母亲身边是耻辱,而他有马上没爹了……

    或许悄悄的将他放到羊家会是一个好的选择。

    但这让人有嗣无子,实在是缺德,而将这个孩子抱回同人堂,闹市之中,动静颇大,万一让有心人注意,反而不美,何况孙离也是黄花闺女,要养这个婴孩恐怕不太行。

    先将他托付到哪一家呢?

    苏阳逗弄怀中婴孩,兰家庄的兰文,兰武,兰斌三兄弟应该没有问题,只是苏阳又怕此事牵连到普通人身上,万一和玄真观的拼斗一个失控,让玄真观中人四下查访,反而连累无辜,而若是将他托付到一个怀有手段的人手中。

    红玉。

    苏阳即刻就想到了这个人选。

    红玉长得漂亮,又有侠心,在小说中,她一个人带着冯相如的孩子好几年,何况红玉在婴宁家中,婴宁的鬼母应该有照顾婴孩的本事,毕竟婴宁就是她拉扯大的。

    伸手罩住婴孩,苏阳飞身向着山下跑去,待到山脚平地,从八卦袋中拿出画卷,手中一扬,一匹黑色的骏马便出现在苏阳面前,骑上骏马,苏阳手提缰绳,即刻便往婴宁家中赶去。

    天色逐渐明亮,玄真观的山路上突然一声尖叫,来此上香的香客们不少直接吓瘫在地上,有个胆大的慌里慌张的跑上山去,通知了在那里的玄真观道士们,如此,让玄真观中也乱了起来,不少道士跑下山去,将死去道士的尸体收了,搬回到了玄真观中。

    经此一事,短时间内玄真观门庭零落,香客锐减。

    而玄真观中检查,发现这道人是死在玄真教的七星戳脉的手段下,一时间,玄真观中的道士们人心惶惶。

    秦家坳中,旧坟堆处。

    此处是苏阳早先未曾走过之处,此时来此,见此地山峦环绕,而在谷底的地方隐约有一村落,便收了画马,抱着孩子,不再绕路,从山间陡峭处纵身而下,几个跳跃,四平八稳的落在地上。

    “红玉姑娘。”

    到了这村落门口,苏阳开口叫道,声音亮堂,在这谷底余音环绕。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随着苏阳一声呼喊,便听到里面清脆悦耳的笑声,在这笑声中,红玉一身红裳走在最前,婴宁身穿水田衣,头上简单的一个青绳,便将发丝扎在一起,直至腰间,笑语嫣然,在红玉之后,婴宁后面还跟着一个小丫鬟,应该就是陪婴宁长大的小荣,穿着寻常,貌相很是娇俏。

    “公子来了。”

    红玉看到苏阳,脸上带有笑容,而跟在她身边的婴宁不知又发现了什么开心的事,捂着嘴大笑起来。

    “红玉姑娘,婴宁姑娘。”

    苏阳打招呼,目光扫过,及至到了婴宁面孔上时,纵然苏阳极有定力,这目光也不由陷了进去,多看了几眼。

    嘻嘻哈哈,笑声狂放却也无损美艳,

    红玉邀苏阳进屋,嘱咐小荣前去烧茶。

    “红玉姑娘,不远来此,是有事相求。”

    进入房中,苏阳不及打量周围,先将怀中婴孩抱了出来,这婴孩出生时间不久,不足满月,本是不敢见风,但这一路有苏阳真气保护,倒也无碍,此时被苏阳抱出来后,立刻哇哇的大哭起来。

    “果然是小娃娃哈哈哈哈……”

    婴宁看这婴孩哭泣,在一边没心没肺的大笑起来。

    “婴宁姑娘,你们这里若是有母豹子,母老虎,烦请抓来两个,让这婴孩有个口粮。”

    苏阳看向婴宁,诚恳说道:“这孩子被我一路抱过来,沿途连口水都喝不上,之前是哭累了,自己睡着的。”

    这一路上马不停蹄,苏阳还专走僻静之处,沿途中没有休息,这婴儿此时不能吃饭,饿的嗷嗷叫。

    杨过和李莫愁带着郭襄的时候,也是苦于郭襄没有吃的,但杨过李莫愁在山中抓到豹子,用豹奶喂养,让郭襄挺了过来,此时这深山之中,几个姑娘都是没有生孩子的,苏阳自然想到了这个法子。

    “若是有老虎豹子,这里早就搬家了,我们住在这里,周围也没有老虎豹子了。”

    红玉含笑说道,伸出手来,轻轻的将这个婴儿接在手中,看这孩子紧闭双眼,张开嘴只知哭泣,连忙抱着他到了后屋,找到婴宁的鬼母,鬼母自然有经验,调了些面水,灌到了婴儿口中,止住了婴儿的哭泣。

    红玉便将婴儿先放在鬼母那里,回到了前堂,看前堂里面,婴宁不知跑到什么地方去了,整个前堂只有苏阳一人,正在房中渡步,看着四下陈列。

    “婴宁呢?”

    红玉问道。

    “你刚走,她就捂着嘴跑开了。”

    苏阳扭过身来,颇为无奈,他就是说了个“嗨~”,婴宁就突然笑的弯腰,起身就跑到了外面,现在不知去了什么地方。

    “她性子就是如此。”

    红玉微笑说道:“一点小事就会让她大笑出声,倒是公子,你说的有事相求,该不会是照顾那个小婴孩吧。”

    从苏阳将这婴孩带出之时,红玉就隐约猜到了苏阳来此的原因。

    “确实如此。”

    苏阳说道:“这婴孩是我从玄真观中抢来的,我到玄真观中上香,初时就觉不对,而后贪恋后山景色,天色迟暮,被女鬼引入到了鬼村之中,诉说冤情,方才知道这玄真观造孽之事,回来的路上,恰好便遇到了一个道士带着婴儿,下山要做送子之事,我便杀了那个道士,将这孩子抢了过来,只愿红玉姑娘能代为照料十来天,待到我料理了玄真观之后,再来安排孩子。”

    玄真观中道士所做的事情说给红玉,红玉也是气的满面涨红,似这般道士在道观里面胡作非为,害人夺命,便是妖狐都有同仇敌忾之心。

    “公子可需助拳?”

    红玉问道。

    “看形势。”

    苏阳笑道:“若是对方太强,少不了要拜托红玉女侠出手相助,若是我能将他们解决了,那就不劳烦红玉女侠动手了。”

    手中有状纸,苏阳准备两路开花,阳间将这事情通知县令,太守,阴间则将这种事情发给城隍,天庭众神,在能够用上诉解决问题的情况下,苏阳尽量不使用暴力……毕竟打不过人家。

    至于如何通知县令太守,这里面就有点技巧了。

    “好,若要帮助,尽管开口。”

    红玉说道。

    “对了,红玉姑娘让我留意的事情,我有些眉目。”

    红玉帮忙应的干脆,苏阳又想起了红玉拜托留心狐妖内丹的事情,便对红玉说道:“前不久在兰家庄中,有一个读书人叫做王梅,因为妻子私通外人,一时想不开,便气死了,死后将状告到了阎罗王那里,阎罗大怒,派清道使和王梅一并还阳,将妻子和商贾带到阴间受审,这清道使便是周身显有狐形。”

    说到清道使,苏阳便想起了聊斋中的一个故事,鬼差勾错了人,便将此人的魂魄放回去,但此人身体已坏,不能还阳,鬼差又怕回去被阎罗斥责,就带着此人到了一狐妖那里,待到狐妖修炼内丹之时,两个人下手抢夺,让这个读书人王兰有了金丹,瞬间变晋升成为了狐仙,而后在红尘中打滚一段时间,便进入到了阴曹地府,成为了阎罗王面前的清道使。

    苏阳所见的清道使是不是王兰?

    苏阳心中猜疑,毕竟这清道使,狐形法力两者都对上了,就是不知道这王兰夺走的狐狸内丹是不是母亲那个。

    “当真?”

    红玉讶然。

    “自然当真。”

    苏阳说道:“不过此人是阎罗王的清道使,地位不高,却也是阎罗的身边人,需要仔细调查,寻觅机会,如此才能动手。”

    红玉自然懂得这个道理,当下两个人便都不出声,时间已到正午,苏阳也就不再强走,在婴宁家中吃了一顿午饭,饭菜虽然简略,但婴宁,红玉,小荣的面貌是真的下饭,苏阳多吃了一碗,方才骑马离开此地。

    原本计划是要去羊家,但现在无疑玄真教的事情更为迫切。

    作为掌教,苏阳必须要将玄真观中这个毒瘤给拔掉!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