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贝儿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诸天之从新做人

第四百三一十三章 捉摸不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2003年,因为各种复杂利益纠葛,希瓦那家族当时的当家人她辛,也就是时任暹罗首相,开始联合棉垫军方,清缴闫先生在佤邦和金三角的势力。

    当时的形式对于闫先生来说很严峻,一不小心,就是万劫不复。

    可他一边高额悬赏她辛的项上人头,一边却玩了个金蝉脱壳,急流勇退,来到了泰京,她辛的地盘。

    他凭什么敢深入虎穴?

    就是因为,他有这样一支完全忠诚于他私人的武装力量。

    哪怕是面对暹罗国王,他的这帮老兄弟,也敢拔枪射击。

    除此之外,泰京城外驻扎军队的其中一个营,也完全是他的人。而出于利益关系愿意帮他的部队,在整个暹罗还有很多,甚至一般情况下,他直接打给现任首相巴友求助,都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在金三角,他仍可以越过弟弟魏雪光,直接指挥上万部队。

    在佤邦,也还有完全忠于他的人,甘愿为他而战。

    这就是闫先生的底牌!

    所以他不怕何邪。

    但他很后悔,因为自己一直以来的安逸,失去了警惕。

    面前这个人抓住了他猎奇的心理,创造了这个对他十分不利的机会。

    闫先生脸上的表情依然镇定。

    风风雨雨走来,这世上已经没什么事能让他情绪彻底大起大落了,哪怕是死亡。

    更何况,他很自信,自己能扭转局势。

    当年他一人敌国,尚且反败为胜,又有什么道理惧怕一个小小的何邪?

    哪怕察猜说的是真的,这个何邪真的掌握着神秘的“魔法”,但他终究也还只是血肉之躯。

    一旦他出事,他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召集底牌来保护他,只要再拖拖时间,他的支援就会源源不绝赶来。

    所以,闫先生重新坐了下来。

    他看着何邪,微笑着问道:“何先生,还有什么指教吗?”

    他淡定自若,仿佛什么都没察觉的样子。

    但这话一出,何邪还没有反应,思诺的神色就变了。

    思诺不知道自己的师父到底想要做什么,但以她的智商和心思之缜密,连闫先生都能看出来的事情,她自然也能看得出。

    师父对这个闫先生定然有所图谋,而这个闫先生能让整个泰京的人都知道他的名字和威势,定然不是愚蠢之徒。

    所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闫先生之前要离开的举动,就已经证明他察觉到了危险。

    可是师父一说话,他便很淡然就重新坐下来了。

    再联想到之前那个电话,思诺很容易就想到,这个闫先生之所以是这样的表现,不是因为这个人胆识过人,而是因为他要——拖延时间!

    “师父,他不对劲。”思诺立刻出言提醒。

    闫先生的瞳孔微微一缩,但脸上表情依然没什么变化,保持着微笑。

    何邪头也不回呵呵笑道:“他当然要不对劲了,堂堂三代独王魏雪刚要是连这么明显的危险都察觉不到,那就未免太让人失望了。”

    同样的道理,思诺都能看出来的事情,何邪自然也能看出来。

    他此话一出,闫先生终于再也不能保持泰山压顶而面不改色的淡然了,他霍然变色,眼神猛地变得锐利无比,就像是,刚从睡梦中惊醒的狮子!

    “你到底是谁!”

    闫先生盯着何邪,一字一字地问道。

    他想过何邪可能查清了他身为“闫先生”的所有底细,但他本来的身份,除了位于这个世界顶端几个屈指可数的势力和泰京军方高层几个人,根本不可能有任何人知道!

    他脑海中念头百转,心中的警惕和紧迫,已到了极致。

    难道是希瓦那家族的人?

    亦或是灯塔国想要过河拆桥?

    “果然是他啊……”思诺倒是没有多少吃惊,笑嘻嘻道。

    秦风一个华夏人,只是凭着一些蛛丝马迹就能推测出闫先生的真实身份,而思诺和秦风都属于超高智商的特殊人,一时瑜亮,又有着土生土长的优势,怎么可能对闫先生的身份没有半点觉察?

    只不过,一直以来,她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罢了。

    闫先生瞥了思诺一眼,目光有些惊疑,这是他今晚第一次正眼看思诺这个人。

    但旋即,他的目光就重新落在了何邪的脸上。

    “你为谁服务?“他面色凝重看着何邪,“你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

    “我为自己服务。”何邪笑眯眯看着闫先生,他突然屈指一弹。

    哗啦!

    突然,距离何邪一米远开外的桌子,突然碎掉了一大块!

    这是何邪以指风所打出的效果,这一幕,顿时让闫先生吃了一惊。

    “我猜闫先生刚那个电话,一定是求救的。”何邪盯着闫先生的眼睛,呵呵笑道,“不过闫先生有没有想过,你很有可能等不及你的手下来救你,就会没命。”

    闫先生惊疑不定,但突然,却展颜一笑。

    他摊摊手:“都是明白人,那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你想杀我?”

    他死死盯着何邪的眼睛。

    “你死定了。”何邪肯定点头,他看了看手表,然后翻过表面,向闫先生展示一番,似笑非笑道:“现在是晚上十一点零三分,我会给你两分钟时间活命。时间从现在开始算。”

    闫先生的心再度一沉,他不知道何邪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何邪今晚的表现,根本让他摸不到头脑。

    要说何邪真的想杀他吧,之前何邪有很多机会都能要了他的命,所以他是不信何邪只是为了杀他。

    可若说何邪接近他别有目的的话,明明何邪已经成功见到他了,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可这个年轻人偏偏故意激怒他,让他察觉到了不对。

    到了现在,何邪明明已经看出来他虚以委蛇,叫了支援,可依然没有丝毫慌张,似乎吃定他的样子。

    现在,又说给他两分钟时间。

    何邪到底想干什么?

    莫非,他只是想知道什么问题的答案,说给自己两分钟,其实是想让自己心理产生莫大压力?

    何邪笑眯眯看着脸色变幻不定的闫先生,道:“两分钟,你的手下,能赶来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