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贝儿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电影世界的旅者

第369章 一剑垂天悬北凉【【4K两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北凉王府龙盘虎踞于清凉山。

    论及权势,离阳王朝皇帝在这里也没徐骁说话大声,作为王朝硕果仅存的异姓王,徐家已经拥有了只手遮天的威风。

    这一日,比马匹送来快报的是天空鹰隼送来的讯息。

    北凉王徐骁,北凉当之无愧的主宰,能在离阳与北莽的夹缝中混的风生水起,岂会没有半点敏感,何况北凉在暗中还拥有一支令人闻风丧胆的情报组织。

    “开城门迎客!”

    大厅中一位面如老农模样的中年老头双手插入袖管,中气十足的声音落下,宛若平地一声炸雷惊起。

    这一日,北凉三千大雪营龙骑军轰然而出!

    一道道雪白延绵无尽的痕迹,布满整个陵州城,骑兵整齐划一,马蹄震震,雷声轰隆,似有震翻整个城池的迹象。

    这种动静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陵州城内那些驱使三四架马车驰骋在主干道的膏粱纨绔不敢鸡飞狗跳了,豪门大户人心慌慌,那些打扮得漂亮的小姐千金们,顾不上淑雅风姿,拎着裙摆尖守着在窗户上看那些英武的将军。

    北凉那个人不知道,大雪营龙骑军乃是北凉王徐骁亲领部队,是北凉骑军中精锐中的精锐,曾经的大雪营龙骑军让天下人知道了它的厉害,它的一切丰功伟绩都是建立在鲜血淋淋的人头之上,覆灭六国,哪怕前代西蜀兵圣叶白夔大戟军也是其手下败将。

    “北凉王要以大雪营龙骑军耀武迎客!”

    不知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瞬间以龙卷风般的速度,一传十十传百,不到一个时辰就以惊人的速度传遍了整座陵州城,城内男女老少都立刻精神抖擞起来,这样的大依仗,简直是前所未有的奇景。

    天下承平安定已久,谁有天大的面子让跋扈到天边的北凉王徐骁,拿出自家的宝贝亲军耀武迎客,表示礼遇重视。

    就是当初赵家皇帝亲临北凉,也没这样的待遇啊。

    东城门,大雪营龙骑军各个犹如标枪屹立,不动如山,手中的北凉刀,长枪大大戟露出锋芒寒光,光明铠甲熠熠生辉,恍若银色白雪不可逼视。

    陵州城头检阅台上,,一杆徐字大纛在江风中猎猎作响,体态瘦削的中年男人穿着一袭锦衣华服,面色大笑,如同商铺里的富家老翁。他周围都是远比他更高大强壮的威猛大将,和文雅俊秀的儒士,风采照人,却无一人超越男人的身前。

    “义父,需要这样严阵以待?”

    堪比虎狼身材的猛将铿锵站出身,望着城头远方空荡荡的一片,皱起眉头,心中大不赞同。

    天下武功顶峰的高手又如何,这些年北凉杀过的高手还少了吗?

    三十万大军枕戈待旦,谁敢轻视与小觑。

    即便王仙芝也没敢薅北凉虎须,徐骁马踏整座江湖时,不知道多少江湖群雄期待武帝城出头,可结果又是如何?

    这座江湖已经在马蹄碾压了一轮。

    顶尖的武夫,再强能强过多少军队,北莽中不也是有不少天下顶尖的武夫臣服于王权中吗?

    徐骁乐憨憨笑道:“客人远道而来,北凉总不能失了礼数,买卖不成仁义在!”

    齐当国不置可否,说心里话,贫贱行伍出身的他打心里不认同这种行为,既是耀武礼遇,也是扬威震慑,想要称量来人实力,只需甲兵尽出,何须弄得这么麻烦,然忠义当头,北凉众将也会不大任何折扣的执行下去。

    不多时,陵州城头北望而去,自东方的一架马车快速驶来。

    雄关漫道,马车发出叮咚悦耳的泉水流转声,车轮一碾,仿佛破开了这方天地。

    后方,马车有三道延绵的黑色洪流震天响动,旌旗摇动,马蹄烈烈,扬起土地上冲天的灰尘,然而这队骑兵速度并无多块,只是为了拱卫前方为首的马车。

    在刀矛森森的铁骑拥簇中,马车终于停下,徐凤年看了一眼,大手一挥后面的骑兵也紧跟着停下。

    笑意这时浮现在徐凤年脸上,他按住缰绳,端视着马车与城头一杆猩红的“徐”字大旗。

    当世剑神如何,这里是北凉,是离阳王朝最大的异性王徐骁苦心经营二十多年的地盘,积威深重,皇帝命令在这里都不管用,北凉拥有天底下最骁勇最精锐最多的铁骑,这也是北凉在这个四战之地敢叫板天下的因素。

    三千大雪营龙骑军破了当年西蜀兵圣的一万铁骑军,疾如锥矢,战如雷电,西蜀国灭,这支骑军至少占了一半功劳。

    一个名动江湖的剑神可破多少甲兵?

    “马车里坐的可是武评上的剑神,怎么不出来见一见?”徐骁站在城头嗓音洪亮有力。

    徐骁说话的同时,身后十几名沙场百战死的老将新将皆是举起虎目,目光居高临下锁定那辆马车。

    若是目光能杀人的话,恐怕这辆马车已经千疮百孔。

    这个天下,目前还没有人能享受过徐骁如此待遇。

    轩辕青锋坐在马车头,面无表情,可心神远不如脸色和语气那样平静,紧紧攥紧缰绳,身体忍不住战栗,不敢放松。

    此刻天下最精英的猛将小半聚集在此,暗中更不知有多少顶尖高手杀机隐藏,所有凝聚起来的无形气势,宛若波涛汹涌的汪洋,她却是一条小船,少有不慎,恐怕就是化作齑粉的下场。

    可越是如此,轩辕青锋心中越是激动。

    女子如画,素手研磨,可作江山画卷,但又如何比得在锦绣江山中独立鳌头?

    世间最强悍的军队武力与世间顶尖武夫战力碰撞,第一次鲜明直接展现每个人眼前。

    突然这时,帘幕轻轻掀开,走出一位书生模样的俊雅青年,望向城门洞开里面延绵不绝的白色骑军,脸庞上展露一丝笑容。

    “初入江湖,游江南而登龙虎,踏武当而望北凉,仗剑歌行,好不畅快,好不肆意,天地大宽,心胸为之开阔!”

    “此刻若曹长卿手中的美酒,当浮一大白!”

    “今日大观北凉军礼,锋芒毕露,当知北凉骑兵冠绝天下绝非是虚言。北凉王以厚礼待我,某身无长物,只有腰间一柄长剑,愿一展所学为城内心诚剑道剑士演法。”

    色绽惊雷,句句恍若霹雳当空炸响在城内百姓每人耳中,每一个字都听得清晰分明。

    徐骁按刀而立,嘴边带着笑容,风卷起衣袖,眉宇意气风发:

    “还请演法!”

    “北凉甲士佩凉刀,刀剑不分家,也可以学。”

    陈俊语声郎朗,震荡长空:“青锋,开剑匣!”

    轩辕青锋拿出马车上随意放置的剑匣,里面是一口样子普普通通长剑,这是先生的贴身长剑,唯一一次见到使出来时,还是在锦城第一次见先生一剑撕裂天雷时。

    陈俊大声道:“这一剑赠北凉!”

    长剑一掷下化作一道白色匹练横越长空,霎时轰隆巨响,空中有三万剑气长剑穿云破空而来。

    城内三千大雪营龙骑军腰间佩刀铿锵震颤,百姓惊望天空浩浩荡荡的飞剑。

    一剑高悬陵州城天空,牵引三万长剑不落。

    遮天蔽日。

    阴云骤降。

    江湖记载,陈俊初入北凉演法剑道,以一剑牵引三万剑气横空。

    紫电剑神再无前方“紫电”二字,武评上排名第三的高手居然并列出现了两位使剑的奇怪场景。

    徐凤年驻马停下,目瞪口呆:“这是什么剑?”

    陈俊挥手一引,瞬间剑气消散无形,收回长剑,平淡道:

    “诛仙!”

    ******

    ******

    “怎么样!”

    宛若富商模样的徐骁笑眯眯望着天空消然无形的三万剑气,对着身后的北凉众多将领说道。

    众将攥紧拳头,手上青筋毕露。

    城头上那个不是沙场百战死的老将,一生桀骜不驯,胆气包天,面对城下的“回礼”可没那么好耐心。

    尽管这一剑煞是好看与精彩,可能一辈子也亲眼见不到这般仙家手段的剑法。

    但武夫就是武夫,武夫属于江湖,而这座江湖已经在北凉的马蹄下禁声过一次,不过还是不得不承认,动手这是两败俱伤的下场,绝难做出的选择,何况唯一继承北凉大统的世子徐凤年,长女徐脂虎都在城头下,打起来就完全不划算了。

    徐骁扫向文臣那边,大多是脑门上冒出冷汗,身体颤抖的中年文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本就是弱不禁风的病秧子,或是半夜在床上输多了精力。

    “如何?”

    然后徐骁又看了看身边的一个老头,这个老头是除了左边白衣俊雅青年之外,离北凉王挨得最近的。其他人哪怕官阶再大也没这资格。

    老头一支手臂断了,袖管空荡荡的,身材矮小,留着两撇山羊胡子,披着件陈旧破败的羊皮裘,目光懒洋洋。

    城头上只有两人注意到老头在那“诛仙”剑起的时,断臂空荡荡的袖管摇动的最厉害,目光也变得极为明亮,陈芝豹就是其中一人之一,哪怕不晓得老头身份如何,但能让北凉王徐骁神情毕恭毕敬的样子,来头肯定不会小。

    离阳王朝唯一一位异姓王的北凉王何时何地对人如此毕恭毕敬?

    便是那当下如曰中天的张巨鹿张首辅也没这资格吧。

    “哼,你问我如何?”

    老头儿沙哑声音鼓荡于城头上,“我只知道这一剑落下去,徐人屠你三千大雪营龙骑军恐怕要损个十之八九。”

    众人面面相觑,既惊觉与老头对徐骁说话毫不客气的语气,同样为先前那一剑惊骇,一剑就能杀掉两千多骑军,这种手段未免太不可思议。

    徐骁乐呵呵道:“愿闻其详!”

    “三教至境,儒家圣人一身浩然气势接通天地,故而口含天宪,言出既法,道门大长生真人可一语成谶,故而可持咒斩妖除魔,替天行道。而佛门诸多菩萨都曾广发宏愿,出口便可让三千世界撼动。

    他这种手段与陆地剑仙又有何异同?

    一口剑气之长,贯通陵州城千里,起手撼昆仑,落如雷霆天降,收则云消雾散,飘然无影。

    我就问你,你北凉有那个高手能够做到这样的境界?

    ”

    徐骁赫然长拜:“这不是还有老先生吗?”

    “当不起你徐瘸子的大拜。”老头紧了紧身上的羊皮裘,一脸嫌弃。

    徐骁问道:“那你看就这一剑的水平,可否比得过武帝城那位?”

    “比得过怎样,比不过又怎样。”

    老头完全不给面子,“山外有山,天外有天人,知道为什么王仙芝为什么甘愿天下第二吗,除了口气猖狂外其实也做得不错,谁能料到那个山脚里会突然冒出一两个妖孽,就像是这个姓陈的,你们谁知道他背景?”

    “儒释道三教传承千年,素来不喜欢出风头,鬼知道有没有藏着什么没冒出头的妖魔鬼怪,这些人都没出,王仙芝凭什么称第一?“

    “那依你看,他武功实力能入天下第几。”

    “算上哪有老不死的,也肯定排入了一只手里面。”

    “那个...”

    老头的唾沫星子差点没喷到北凉王徐骁的脸上,一口气说了个痛快,完全不顾及:“还有完没完,有屁赶紧放,老头我还有睡觉!”

    “哈哈,最后一个问题!”徐骁笑问道:“你是老剑神,他是新剑神,他的实力比你巅峰时如何?”

    老头怒目而对,冷哼一声拂袖就走。

    看呆了城头上许多的文武看客,只有一向被誉作心思玲珑剔透的陈芝豹将老头身份猜了出来,心头惊讶。

    这是上一代武评记载的剑神李淳罡。

    一记两袖青蛇不知惊艳了多少武林剑客。

    “开中门迎客!”

    徐骁大喝一声,震荡在城头。

    马蹄阵阵,大地颤动,后方三百骑簇拥着一袭白衣坐马车而来。

    街道两边,陵州城内人头耸动,刚才城内每个人都是听到了外面的声音,城内天空更是高悬一口仙剑,这样的神仙传说的故事,顿时吸引无数百姓夹道欢迎,纷纷争抢破头地挤着脑袋看。

    或许要不是两边都有披坚执锐的北凉铁骑看护,这时已经生出了大乱子。

    他们都看到了,马车旁有北凉世子拱卫,马车外有绝色佳人御马,马车内北凉王长女素手捧上清茶。

    北凉境内的主宰,北凉王徐骁在东门城门口率领北凉文武亲迎。

    这一日夏至。

    据江湖记载,陵州城内十多万百姓夹道欢迎。

    北凉王徐骁把臂携手新剑神直上清凉山北凉王府。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