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贝儿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就是超级警察

5909、伪君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即便张浩开始还表现出极度克制的样子,但是手里的这些小细节,都被顾晨看在眼里。

    顾晨笑了笑,又问:“韩晶现在是不是高城的女朋友?”

    “呸!他算什么东西?”张浩恶狠狠的骂道:“他高城没在这里的时候,我跟韩晶关系挺好。”

    “可是这个高城来这之后,你们别看他表面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其实背地里阴险狡诈。”

    顾晨皱皱眉,扭头看向卢薇薇和王警官。

    卢薇薇赶紧道:“你这么说有什么依据吗?”

    “还需要什么依据?”张浩冷哼了两声,又道:“他这人表面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可背地里可没少跟领导打我小报告。”

    “韩晶原本就是我女朋友,可是他算什么?就凭他长得帅?技术好?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满世界打听打听,在这南山实验室,就连门卫都知道,张教授是我叔叔,可他不仅不当回事,还处处跟我作对。”

    “韩晶跟他走的近,他明知道韩晶是我女朋友,还照样跟韩晶眉来眼去,别以为我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他根本就不喜欢韩晶,他只是想把我逼走。”

    “等一下。”顾晨忽然打断了张浩的说辞,犹豫几秒后问道:“你叔叔是张教授,他高城要把你逼走?你确定?”

    “这有什么确不确定的,他就是想拿到实验室第一助理的职位。”

    “第一助理?”顾晨对这个不是太了解,于是又问:“第一助理对你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可以接班我叔叔的职位。”张浩冷冷的看着顾晨,眼眸中带着无比的愤怒。

    但是张浩却很好的压制住怒火,让自己看上去还保持着绝对的淡定。

    然而他青筋涌动的拳头,似乎早想和高城一决雌雄。

    “警察同志……”也是见顾晨给了他足够的缓冲时间,张浩在平复下心情后,这才语气轻柔了些,似乎藏在心里的压力无处诉说。

    “你们知道吗?我叔叔就快退休了,南山实验室是一个商业化极高的实验室。”

    “虽然规模不大,可五脏俱全,跟许多企业和高校都有对接。”

    “能在这里工作的,都是高校的佼佼者,有的甚至是从其他商业实验室跳槽过来的。”

    “在咱们南山实验室,研究的课题很多,其中就数我叔叔张教授的团队,实力最强,课题面最广。”

    “因为这支团队是他一手建立起来的,所以他一直在寻求接班人,将来好接他的班,继续带着团队搞科研。”

    “但是这个高城来到团队之后,他发现我叔叔对自己的亲戚要求格外严格,甚至也不想让其他团队的同事说闲话,因此在很多重要商业课题上,往往将我排除在外。”

    “张教授这么狠心?”卢薇薇有些不敢相信,又问:“那按理来说,任人唯亲不是很平常吗?你只要有能力,还怕你叔叔不给你安排课题吗?”

    “你又错了,我叔叔当然不会把我排除在外。”张浩说道这里时,似乎也放松了少许心情,身体不由向后靠了靠,又道:“因为前几个月,南山实验室发生了项目负责人,带着团队集体跳槽的事情。”

    “其中的项目负责人手下,光他自己的亲戚就占了将近四分之一,而其他人又是亲戚的同学,都是嫡系关系。”

    “因此在这件事情上,实验室高层曾经大为恼怒,在高层会议室,特别指桑骂槐的提醒项目负责人,让他们好自为之。”

    “我叔叔当然知道,将一些重要项目交给我来做,必定会让人说闲话,毕竟是树大招风,实验室高层也特别盯着。”

    “而他高城就是因为这点,也看透了这点,因此在许多事情上,处处在我叔叔面前打小报告。”

    “你们要知道,我平生最狠的就是这种明面上不敢说不敢做,却在背地里却偷鸡摸狗,给你下阴招的小人。”

    “为此我被我叔叔多次记大过处理,当然他不会说是谁在背后告密,但我用脚趾头都能猜到,就是高城这个小人。”

    顾晨听到这里,不由摇了摇头问他:“那这么说,你们两个之间的矛盾,并不全是因为韩晶引起的,韩晶只是导火索,你们彻底摊牌的导火索?”

    “可……可以这么理解吧。”张浩整个人低下头,像一只战败的公鸡。

    可在片刻之后,他猛然抬头,语带哭腔的道:“警察同志,我是个钢铁直男,纯钢筋混泥土直男,性子直,说话冲,我做人做事都不会拐弯抹角。”

    “而这个高城精于办公室谋略,早在之前我那些朋友就跟我说过,高城在其他实验室里混得风生水起,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会做人。”

    “干我们这行的,其实许多操作都大同小异,换做是谁都可以,可在一些关键技术上,往往只有核心人员才知道。”

    “就是类似于团队的核心圈,几个掌握核心技术,或者说掌握核心数据的人,会形成一个闭环的圈子。”

    “有了这些,价值才能体现出来,他高城当初就是靠自己的办公室谋虑,成功混进了团队的核心圈,得到了项目负责人的亲耐。”

    “因此他在跳槽来到南山实验室的时候,才有足够的价码给自己,无外乎就是靠些卑鄙手段来达成罢了。”

    “他来到南山实验室,其实也是这个目的,就今晚,跟我一起吃饭的那几个哥们,就是当初他高城的同事,负责同一个项目。”

    “他们早就看透了这个人,人前一套人后一套,所以别看高城目前在南山实验室团队里,最受我叔叔亲耐,看似是他努力,其实不外乎就是因为手里有一些核心数据。”

    “而且又从我叔叔那头获得不少机密数据,因此我叔叔张教授想要把项目做好,就必须拉他进入自己的核心圈,保证项目能够顺利进展。”

    “所以为了这个核心闭环圈,高城首先要弄走的人就必须是我张浩。”

    顾晨皱了皱眉,有些不敢置信道:“可是据我们了解,高城在南山实验室的好人缘那是公认的,而且他圈子极小,认识他的人对他评价都很高。”

    “可怎么到你这里,他高城就变成一个阴险小人,似乎无恶不作的样子,你这也有点太夸张了吧?”

    “哈哈。”也是听顾晨这么一说,张浩整个人干笑两声,又道:“你们知道为什么高城圈子小,但人脉好吗?”

    “因为他把之前的人脉全部得罪了,靠踩着同事的肩膀一路往上爬,之前跟他同事过的那些人,都恨不得把他抽皮拔筋。”

    “现在这些人跟他人缘好,那是不知道他的阴险之处,高城善于伪装,这点可不是这些职场小白所能及的。”

    “就是因为我了解他,我知道他想以叔叔准备退休为契机,好接我叔叔的班,带领团队继续攻克h项目。”

    卢薇薇和王警官面面相觑后,问道:“你说的这个h项目,有这么重要吗?重要到高城要使出浑身解数?”

    “又要将你排除在团队核心闭环圈外?还要挖你墙角,夺走韩晶?你自己是不是想多了?”

    也是见卢薇薇对自己的说法颇有反感,张浩直接笑出声道:“我说女警同志,你可能对我们搞科研的项目不是很了解。”

    “对啊,我是不了解。”卢薇薇也承认。

    张浩笑了笑,又道:“那好,那我就跟你说个大概吧,就那这个h项目来说,目前全世界在做这个课题的团队,不会超过十个。”

    “这个项目一旦能做好,或者说率先取得突破,那所带来的专利覆盖,还有各种经济效益,保守估计一下,那也是百亿级别。”

    “百……百亿?”王警官一听,整个人也是不由呆了一下。

    他现在满脑子都是百亿的钞票,堆在自己面前的样子。

    一百亿,那得叠成怎样的高楼大厦啊?

    王警官想都不敢想,于是又问:“你们这些搞科研的,可别竟是吹牛,哪有这么恐怖?”

    “你觉得恐怖?”张浩看着王警官,顿时感觉就像是看待土鳖一般,感觉王警官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不由摇头叹息两声后,呵呵的笑着:“在这个领域,谁先取得突破,那就意味着垄断。”

    “而且所取得成功进行商业化投产后,那将由自己掌握绝对的定价权,因此我说百亿的市场规模,那还是保守估计。”

    “现代人对自身健康极为看中,尤其是后代,因此基因课题才是全世界的难题。”

    “高城从其他科研项目部,携带大量核心数据跳槽到南山实验室,我叔叔需要他,而且高城对我叔叔也是一副忠心耿耿的样子。”

    “尤其他知道我叔叔最敬重献身科研的年轻人,因此在许多时候,我叔叔巡视实验室都能看见高城努力的身影。”

    卢薇薇笑了笑,说道:“这不是挺好的吗?努力的人谁不喜欢?我顾师弟也是这样追求上进的人,他每天的空闲时间都在学习。”

    “你错了。”张浩摇了摇头,继续说道:“别人不知道他,我难道还会不知道?”

    “他表面装作一副努力上进的样子,其实大多时候只是为了能在某个合适的时间,让自己独自一人努力工作的形象,以不经意的形式出现在我叔叔的视线里。”

    “我偷偷去调查过,他从门外那边打听到,我叔叔这些年的作息时间,和工作活动范围。”

    “因此每次他都能准时高效的出现在我叔叔需要看到的地方,因此也是深得我叔叔的喜爱,因此对他也是绝对的信任。”

    “可这就糟糕了,这家伙想来都不是一个忠诚的人,我曾经打听过,从上个实验室,携带核心项目数据跳槽来到南山实验室之前,他还分别从其他两个实验室跳槽过。”

    “而且形式如出一辙,都是在掌握核心技术后,忽然出走,他没跳槽一次,都能在新的工作环境中,找到自己更好的位置。”

    “不然你们以为,他这个刚刚毕业没几年的实验室助理,怎么可以拿着比一些项目主要负责人还要高的薪水?靠的就是卖主。”

    “一个不忠诚的人,给团队带来的只有灾祸,这些被我知道后,我曾经多次跟叔叔建议,不要将核心数据公开给他。”

    “可能是因为憎恨我阻扰他的计划,因此这家伙才疯狂的报复我,让我叔叔以为我就是个不学无术,成天搞乱团队的落后分子。”

    “而他却一直装作努力上进,忠诚可靠的受害者,以博取同情。”

    “先是利用卑鄙手段,让我叔叔对我失望透顶,再和韩晶纠缠不清,让我因为韩晶的事情,跟他争风吃醋,故意在公众场合让我跟他翻脸。”

    顾晨皱了皱眉,问道:“我曾经听廖峰说起过,你们两个差点就动手,真有这事?”

    “绝对有。”张浩狠狠点头,手里的拳头握得嘎吱作响:“我特么是中了他高城的圈套了。”

    看到张浩如此激动,卢薇薇和王警官也不由疑惑。

    不过两人没有打断他,依旧想让张浩自己交代出来。

    张浩在悲愤几秒后,用胳膊擦了擦眼角的泪珠,道:“那天我确实不知道,他故意利用自己跟韩晶的亲密,刺激我的情绪。”

    “当看见自己曾经的女友,不打招呼的跟同一个实验室团队的同事亲密,你们会如何作响?”

    顾晨皱了皱眉,看向卢薇薇和王警官。

    而卢薇薇刚想开口,话到嘴边却又突然停住。

    王警官更是压根就闭口不谈,双手抱胸的靠在座椅上。

    “你们会不会揍他?”张浩期盼认同的看向几人,怒喝道:“你们会不会狠狠的揍他?我张浩不管你们会不会,但是作为一个爷们,我必须要揍他,这是我的尊严。”

    “可是打完之后我忽然就有些后悔了,他高城,瞬间在团队众人的眼中,成了一个受欺负的受害者,就连韩晶都护着他。”

    “所有同事拉架的同时,却都是在护着高城,而我也因为这次殴打团队同事的事情,被我叔叔张教授严厉呵斥,将我排除在团队之外,只负责给他们打后勤。”

    说道这里,张浩整个人伤心的鼻涕都快流了出来,整个人也是泣不成声道:“我特么真是上当了,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是这小子故意的。”

    “他故意不露声色的接近韩晶,又不露声色的恰巧出现在我必经之路上,又恰巧让我看见他和韩晶的亲密。”

    “这家伙真是可怕至极,我跟他斗,完全就不是这家伙的对手。”

    “从那之后,不管是韩晶,还是我叔叔张教授,还是我这些曾经比较铁的哥们同事,似乎都认为他是一个心胸开阔的人,而我却成了众人口中心胸狭隘的代名词。”

    “我……我特么找谁说理去?”

    也是看见张浩悲愤不已,顾晨才想起,之前廖峰在吃完夜宵回到实验室的时候,因为自己没有第一时间救助高城,而表现出极度职责的样子。

    还有张教授,在手术室外围焦急等待的样子,顾晨甚至感觉,他不是在等待自己的助理,而是在等待自己的儿子。

    很显然,实验室团队里的所有人,似乎都把高城看做为自己的亲人和兄弟,可见高城在这些人心中的地位和分量。

    “所以,这就是你要除掉高城的理由?”顾晨也是在听完张浩所交代的这些后,忽然问他。

    而此刻的张浩,早已经是脆弱不已。

    先前的那些倔强,似乎在自己的哭诉中,变得如此脆弱不堪。

    张浩再也不能忍受这种极度的悲伤,他点头了,他承认了。

    可这一次,张浩竟然是笑着看向顾晨。

    “警察同志,我招了,我全招。”平复下心情,哽咽两声,张浩又道:“没错,那个兔崽子,是我炸的,我知道他今晚和廖峰要值夜班。”

    “而且我也知道,他一定会坐在那个熟悉的专座上,因此我提前准备好玻璃瓶、干冰、酒精还有大石头这些东西。”

    “为的就是利用干冰和酒精融合在一起降温特点,好让密封玻璃瓶中的冰块,体积膨胀,从而发生爆炸。”

    “我知道威力有,但具体能有多大,这个我不好控制,但是我并没有想杀掉高城的意思。”

    “我只是想教训他,就算不能把他弄残废,我也希望让他毁容,让这个家伙更像个小人。”

    “张浩,你也太恶毒了吧?”卢薇薇整个人黛眉微蹙,郑重其事道:“就算高城是个小人,是个十恶不赦的伪君子,可你看你都做了些什么?”

    “你这是在谋杀,你差点干掉了高城,如果今晚要是廖峰再晚回来几分钟,甚至救护车再晚到几分钟,手术再迟几分钟,那你面前躺着的,将是一具冰冷的尸体,而你也将变成杀人犯你知道吗?”

    卢薇薇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样激动,但是这种感觉,似乎是从顾晨身上学来的。

    而此时他看向顾晨,顾晨却是出奇的冷静,似乎面对再大的恶人,他也能淡然处之。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